试论城乡统筹工作是解决我国未来农民工生存困境的关键

发布日期:2016-01-18 发布人:admin 来源:未知

试论城乡统筹工作是解决我国未来农民工生存困境的关键

                                                          作者:黄泽南
 
                              ——农民工进城创造了辉煌历史——
近20多年来,我国亿万农民进城就业创造了辉煌的历史,这是中国农民走进新时代的历史,也是中国农民推进工业化、城市化和现代化的历史。
今后十几年甚至更长时间,在农村强大推力和城市强大拉力的共同作用下,大量农村人口别无选择地迁移到城镇,特别是大中城市,这是我国以往26年城市化和产业结构调整的结果,也是未来产业结构变动的要求。过去30年,我国有上亿多迁移人口进入各类城镇,特别是大中城市,他们主要服务于第三产业和各制造类产业,为我国城市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越来越多的农民工将难以再回农村——
    据国家统计局农民工监测统计,截至2008年年底,全国农民工总量达到22542万人,其中到本乡镇以外就业的外出农民工数量达到14041万人,占62.3%,从长远看,农村富余劳动力进城务工人数将呈长期持续增加势态。经过20多年持续向外转移,进城农民工的生活经历、转移动因、未来憧憬等情况正在发生深刻变化,尤为突出的是,越来越多的农民工今后将难以回到农村。表现在:
1、70年代以后出生的新一代农民工,大多是初中毕业即外出打工,没有务农经历,对土地和故乡的眷恋很轻,外出务工的动因已经发生本质变化,以前是单纯为了增加收入,现在是为改变命运和转换身份而奋斗。经过若干年的城市生活,多数新一代农民工不再认同自己的农民身份,新一代农民工的通婚半径扩大,男女双方来自不同地方的越来越多,今后既难以回男方老家,也难以回女方老家。据国家统计局资料,新生代农民工总人数早已过亿,在1.5亿外出农民工中约占60%。
2、目前越来越多的农村劳动力已不再是单独外出,而是举家外出,据国家统计局统计,2008年全国农村举家外出务工劳动力达到2859万人,占外出务工劳动力的20.36%,他们基本上全家都脱离了农业生产和农村生活,融入现居住地城市的意愿比较强烈,有明显的“移民化”趋势。
3、城乡生活水平落差决定了农民工难以再回到农村,目前我国大中城市生活水平再低也比许多农村的生活都要强。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对农民工就业的冲击非常大,迫使许多农民工失业而返回农村,这次冲击为检验农民工能否回到农村、能否再回到农业,提供了一次难得的“压力测试”,“测试”结果表明,2009年春节前返乡农民工为7000万人左右,春节后80%以上又重新进城务工。在需要重新找工作的返乡农民工中,选择收回耕地自己耕种务农的仅占0.3%。这种状况说明了农民工转移就业具有很强的不可逆性,一旦转移出去了就很难再退回来。
                             ——进城农民工的生存现状堪忧——
当前,由于我国城乡二元的经济社会结构,尤其是城乡二元制度尚未有实质性改变,由此造成农村人口向城市流动、农民工市民化的进程受到多方面的阻碍,已经进入城市的农民工也只是处于“半城市化”状态,进城农民工作为产业工人很难真正成为城市居民,“半拉子”的城市化既阻碍了产业升级,又使得国内消费难以有效启动。由于体制分割,迁移到城市的农村人口社会地位底下,生存现状堪忧,要将他们的社会地位和社会生活纳入城市体制的路途非常漫长,过去的分割造成的问题还没有根本解决,新的分割又将造成新的问题,社会不平等,大量进城农民工缺乏基本的公共服务,缺少同市民平等的救助和关爱,长期游离于社会体制之外,这既不符合公平与公正原则,还将产生若干严重的社会问题。目前,中国城市化每年以1%的速度提高,按照在城镇居住半年以上即统计为城镇人口的方式来算,我国城镇人口已增至6亿多人,达到46%左右。这里就潜伏着一个较大的风险,这意味着,当在城市里的农民长期不能得到合理安置,吃饭生存就会成为问题,再加上他们的土地是被城市剥夺了,这样就易使他们对城市抱有敌意,与城市居民的关系会趋于恶化。
              ——用统筹城乡的战略手段来解决我国迁移到城镇的农民工之生存困境——
  农民工问题,实质上就是农民问题,它涉及农业过剩人口如何更大规模地向非农产业转移,从农业农村转移出来的农民如何更加彻底地转变为市民,及至中国农村如何更平稳更有效地走向现代化等一系列事关大局的重大问题,对此,我们务必引起高度的重视,必须跳出就事论事的思维框框,要从城乡统筹推进城乡一体化的战略高度,去寻求解决问题的正确答案。当前全国跨省流动的农民工已经达到1.5亿,尽快改变农民工“半城市化”的现有体制和政策,就能够加快农民向城市的流动,显著地提高城市化水平和质量,加快我国城市化的进程。我们应从以下几个方面着手深化改革:
1、充分发挥政府在人口流动中的协调和组织功能。农业人口流入地政府应及时就劳动力需求提供科学的估计和预测,农业人口流出地政府应有计划地组织输出劳动力的培训教育。政府对人口流动应采取疏导和吸引相结合的管理方式,以促进劳动力的有秩序流动。农民工人口流入地和流出地政府相关部门要建立联系制度,就市场需求、就业状况、人口流动趋势、人才培训等方面进行合作交流,充分发挥政府在人口流动中的协调和组织功能。
2、建立城乡统一的劳动力市场,即建立城乡一体化的劳动就业制度。打破现行的行政分割体制,逐步建立城乡统一的人口登记制度和居民自由迁徙的人口管理制度,促进城乡人口的有序流动。建立覆盖城乡的公共就业服务体系以及职业培训体系,健全城乡一体化的就业管理制度以及劳动用工管理制度,逐步形成保障城乡劳动者公平竞争、平等就业的制度环境。
3、尽快实施农民工在城镇的安居工程。我国城市化进程中出现的“半城市化”群体,是城乡二元制度结构矛盾的突出表现。纵观全球,在人口转移方面,东亚移民进入城市后有较为体面的居住,东亚城市化道路是世界上最为成功的典范,拉美和印度则形成了贫民窟。我国的情况是人口在城乡之间摇摆和流动,农村家庭不能团圆,这种城市化方式带来的风险应该比贫民窟还大。
面对越来越多的进城农民工难以再回到农村的客观趋势,我们必须尽快高度关注并着手解决农民工的居住问题。我国城镇化过程中虽没有形成明显的贫民窟,但农民工集中租住的地下室、城乡结合部、建筑工棚等场所,人均面积小,生活设施不配套,环境卫生恶劣,均存在不同程度的安全隐患,跟一些国家的贫民窟差不了多少。我们必须从维护农民工的人格尊严和保障其居住权的高度来看待解决他们居住问题的迫切性。另外,从城镇化的客观趋势以及促进经济持续增长的角度看,均需要我们着手解决农民工的居住问题。要把解决进城农民工居住问题作为促进经济平稳较快增长的着力点:一是把农民工公寓建设纳入保障性安居工程范围,二是把农民工纳入廉租房配租范围,三是逐步把农民工纳入经济适用房配售范围,四是以优惠政策来扶持农民工在城镇购房定居。
4、用扩大内需的方式来推进城乡一体化,让1.5亿进城农民工及其家属市民化。有专家提出:如果在20年间让1.5亿农民工及其家属市民化,城市每年需要新建保障性住房在650万套以上(户均80㎡,共5.2亿㎡以上),这对钢铁、水泥、建材、家具、家电等57个相关行业都将产生重要的拉动作用,同时还将为进城农民新创造2000万个以上的就业机会。
5、要将小企业的发展当成中国现代化道路上一个最重大的战略来考虑,小企业富民应当成为全党、全国人民深入人心的理念。一要放宽对小企业的监管和准入门槛;二要清理和减轻小企业的税费负担;三要改革我国现行垄断的金融体制,加速发展为小企业贷款的民营和股份制小银行。使中国小企业在数量上有一个爆发式的增长,使之成为容纳大量农民工转移和就业的乐园,成为创造出许多中等收入人口的源泉,从而在平衡居民收入和富民方面发挥其最主要的功能。
6、加强农民工的技能培训和文化教育,提高农民工的可持续发展能力。如果在“十二五”期间把4.9亿农村劳动力平均受教育年限从7.3年提高到全国平均水平的8.5年,提高农民工受专业技能培训和职业教育的比重,这样就能够增强广大农民工的可持续发展能力,进一步缩小城乡发展差距,增强城乡经济发展活力。
7、建立覆盖城乡居民的社会保障体系。长期以来我国农业社会实行的是家庭保障,养儿防老成为普遍观念。现在既然有了劳动力的流动,大量农村劳动力流动到城市并且逐步在城镇定居,农村原有的这种家庭保障就被打破了,这就需要我们重新研究农村的社会保障问题。应该统筹城乡整个社会保障,促进社会保障的全面覆盖,增加农村社会保障品种,扩大保障范围,要以城乡劳动者的社会保障为主体,完善相互配套的社会保障网络,建立全国统一的覆盖城乡的社会保障体系,朝着加快形成城乡一体的社会保障的目标努力。
8、对城乡失业居民实行同等的税收优惠政策。在工商税收政策方面,农村失业以及失地居民同城市失业居民应同等享有税收优惠政策,对失地农民自主就业、自谋出路者,可比照下岗职工再就业的优惠,给予一定的税收优惠。对农民在城镇购买住房应给予更多的优惠政策,鼓励农民向城镇转移,应对所有从事农产品种养业和加工业的个人、家庭或合伙人,给予免征个人所得税的优惠待遇。
9.要推进全国教育体制的创新。目前在1500万暂住城市农民工子女和5500万留守农村的农民工子女中,有相当一部分农民工子女存在着学业失教、道德失范、生活失助、亲情失落、心理失衡、安全失保等现象,势必严重影响这些孩子们的健康成长。
首先,我们应将1500万暂住城市的农民工子女和5500万的留守农村农民工子女全部纳入国民教育体系,要培养1500万农民工子女城市生活的能力,同时要降低农民工的生活成本,间接提高农民工市民化的能力。要实行“同区、同校、同费”的平等原则,接纳农民工子女就近入托、入学并免收学费;对于考上大学的农民工子女应给予较高的助学金,以维持他们的学业生活,保证其安稳地接受高等教育。应鼓励在城市开办打工子弟学校,并在财政上给予一定的扶助支持。努力提高农民工子女的文化教育水平,也是提升我国国民整体文化教育素质的重要保证。